南沙河镇“最美共产党员”风采(3):悬壶济世四十载 慈医仁心一世赞  
   
   
 
 
     
 

悬壶济世四十载  慈医仁心一世赞

--2017年南沙河镇最美共产党员  刘念荣

 

“治好的病,帮过的人,我大多已忘记了;得过的奖,评过的优,我感到受之有愧;我自己只是河汇村的“赤脚医生”,只要乡亲们需要我,我就一直服务下去。”

——刘念荣

 

技不在高而在德;术不在巧,而在仁。医者,看的是病,救的是心,开的是药,给的是情。悬壶济世四十载,慈医仁心一世赞。他是仁医,是济世良药。

40年矢志不渝的情怀,40年永恒执着的追求,40年奔波忙碌的身影,40年默默无闻的奉献。他把人生中最绚丽的40年献给了自己钟爱的乡村医疗事业,以实实在在的行动诠释了什么才是坚持,用长年累月的付出演绎了什么叫做真爱。他就是南沙河镇河汇村乡村医生刘念荣。

 





刘念荣,一个从事医务工作四十余载的老共产党员,1974年参军做医务兵,1980年退役回到养育他的河汇村,四十年来,每年医务服务500余人次,共建立村民健康档案1000余份,脚印遍布河汇村的角角落落。“村里有20多名高血压患者,有6名糖尿病人,还有3名重性精神病人。”他对村里需要随访的乡亲如数家珍。一本本厚厚的健康档案,内容翔实、字迹工整,不仅记载着刘念荣的敬业精神,更记载着他关注村民健康的“大爱”。

在刘念荣的眼里,所有的病人都是他的亲人。“白天黑夜,寒冬雨雪,病人需要就得去。”一句话,折射出他的人生态度,也成了他的行医准则。正因如此,多年来,刘念荣身体力行,在做好日常随访的前提下,闻“病”而动:不论远近,不论天气。村民一个电话或者一声呼喊,他都会上门服务。

一年寒冬,刘念荣要对村里的一对孤寡老人进行例行随访,当刘念荣正准备敲门时,突然闻到东西烧着的味道。刘念荣心中一紧:“不好!”二话不说推开门直入房间找到两位老人。“大爷!大娘!”刘念荣边呼喊着两位老人边大声呼喊:“着火了!”向周围群众求救。刘念荣首先把两位老人背到安全地方然后不顾个人安危提起一桶水泼到正冒火的被褥上,经过几个回合终于把火控制住,这时候听到求救的村民也拿着工具过来帮忙,在大伙的努力下终于把火扑灭,大伙看着被火燎黑的刘念荣说:“多亏了你,要不然后果真不敢想象”,刘念荣只是笑一笑说:“这都是俺应该做的。”正是刘念荣的及时出现才避免了一场大火,间接的救了老两口一命。也许这只是一个偶然事件,但更多的蕴含着刘念荣四十年如一日上门随访的必然规律。






2003年“非典”,为了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防疫任务,保一方百姓安宁,刘念荣“5+2、“白+黑”对所负责的河汇村、新营村、西古石村1700多人,一户一户上门,一人一人排查,白天既要负责这三个村的日常村民医疗保健,又要负责防疫点外来人口身体检查,晚上既要做好村民的健康随访还要挨户进行防疫知识宣传,忙前忙后几个月,刘念荣瘦了黑了,但是凭借刘念荣过硬的技术和铁一般的意志,确保这三个村无疫情发生,筑起了村民的健康壁垒。

“他不是完成任务,而是用心服务”,村民这样评价这位低调质朴、待人和蔼的大夫。有时候村里的村民来就医,因为家里穷,没有钱,就先记在账上,等手头有钱了就来还医药费,刘念荣总说“没有就算了吧”,拗不过有些村民的执着就留下了账单,事后也放在一边。多年以来在他那留下的村民医药费欠单足有两万有余。每每问他,他总是说:“谁没有一个手头急缺,实在没有钱不还也无所谓。”刘念荣从来没把欠账告诉过任何人,总担心别人会误解他这是再向别人要账。刘念荣就是如此的淳朴,总是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从不在乎个人得失。

因为在河汇村做乡医四十年,真情给村民服务,所以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已熟络。“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感情是一个非常本真的东西,带着感情做事,是一种温暖,村民看得见、摸得着、体会得到。六十多岁的刘念荣早已过了退休的年纪,本该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本该是颐养天年儿孙绕膝,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候,远在威海的儿女也多次让他过去享福,担心他年事已高无法继续从事那么多的重任,但是他每次都给儿女说:“再坚持坚持,我还能干。”其实不是不想去,不仅河汇村的村民离不开他,更多的是刘念荣舍不得离开河汇村,舍不得河汇的村民,舍不得他从事一辈子的村医工作。他总是说:“我担心我离开之后没有人愿意来河汇继承乡医工作,毕竟这里条件简陋,一个月工资1000来块钱,现在大学生无论是医德还是医术都比我高,真担心他们不愿意来。”这就是刘念荣,一个时时刻刻为村民考虑的老乡医,一个时时刻刻为人民利益着想的优秀共产党员!







春去秋来四十载,刘念荣以实实在在的行动诠释了什么才是坚持。历年来,河汇村的麻疹、白喉、百日咳等传染病得到了有效控制,新生儿破伤风、脊髓灰质炎更是绝迹;每年按时对河汇村村民进行健康保健率98%以上,并建立了健康档案,真正建立起河汇村村民的第一道健康屏障。

四十余载的村医工作,从小刘到老刘,不变的依旧是那份医者仁心的执念。“治好的病,帮过的人,我大多已忘记了;得过的奖,评过的优,我感到受之有愧;我自己只是河汇村的“赤脚医生”,只要乡亲们需要我,我就一直服务下去。”刘念荣说到。